原标题:英超退款、德甲降价,职业体育的苦日子才刚刚开始

「等疫情过去,就好了。」「熬过今年撑到明年,就没事了。」

不仅如此,三方还商量了一个超长的还款账期。在2021/22赛季结束前,这3.3亿英镑将逐步分批返还给各转播商,这也是为了保证各家俱乐部有足够的时间来「恢复元气」。

然而,由于疫情赛事停摆的影响,天空体育在财务方面的压力骤增。此时英超联盟慷慨相助,退还一部分版权费用给最大的「金主爸爸」,是对未来长远发展的考虑,英超联盟最不希望看到自己的版权方出现财务危机。除了天空体育外,英超还计划向全球范围内的各家转播商共退还3.3亿英镑,共渡难关。

因为疫情,英超停摆了整整百日,这其中损失最大的,自然是一赛季花36亿英镑购买英超版权的天空体育。在停摆期间,没有了赛事直播的天空体育一方面要承受付费用户的流失,另一方面还要面对不再掏钱的广告客户。

大局为重,英超向天空体育退款1.7亿

全球范围内,MP&S、Relevent Sports、beIN SPORTS以及我们熟悉的乐视体育,都曾经扮演过体育版权「搅局」玩家的角色。但随着众多玩家已经「死于非命」,无论是传媒公司还是其背后的资本,对于头部体育版权的态度都开始趋于保守。

全球疫情大流行之下,广交会不是取消,而是改线上,也是包括客商在内的各方合意的结果。众所周知,广交会素有中国外贸“晴雨表”之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广交会累计出口成交超1.2万亿美元,成交额占全国出口比重峰值超过50%,其在中国外贸版图上的地位不言而喻。

天空体育2012-17年的品牌价值

近20年德甲各版权周期的本土转播价格

让人有些意外的是,赚得最多、商业价值最高的英超联盟,率先决定把装进腰包里的真金白银再掏出来。根据《The Athletic》此前的报道,英超联盟与本土的转播平台天空体育(SKY SPORTS)达成协议,会针对2019/20赛季英超在英国境内的版权合作,退还1.7亿英镑。

1992年英超成立前夕,本土的转播权谈判进入了关键阶段。当时ITV(独立电视台)计划每赛季出3000万英镑买下独家,而这一价格也符合英超联盟的预期。然而默多克笃定未来体育头部版权的巨大升值潜力,5个赛季3亿英镑的天价,让英超无法拒绝。由此开始,体育版权进入了没有最高,只有更高的时代。

他还强调,希望韩朝能以共同对抗新冠疫情为起点,进一步积极展开各种交流与合作,包括携手应对家畜传染病、边境地区自然灾害及气候变化等问题。

自1992年英超成立以来,多年的合作让天空体育与英超联盟的关系早已不是单纯的联赛与转播商的关系。近三十年的时间里,英超在天空体育的传媒资源和转播费用的加持下,一步步成为全球最吸金的足球联赛。天空体育更是凭借手握的英超版权,从一个初整合完毕的体育频道,变成如今市值55亿美元的体育传媒巨头。

除此之外,体育版权市场里新进来「搅局」的玩家减少,也遏制了炒版权行为的出现。30年前,天空体育的出现把英超带入亿元版权时代。好不容易价格趋于稳定,英国电信又成立了BT SPORT,想要从通讯行业降维打击体育传媒行业。于是在一轮又一轮的抬价中,英超版权的价格又翻了两番。

近来,中央频频提及稳外资、稳外贸,相关部门也有政策措施,减轻疫情对外贸的影响。此次超越疫情继续举办广交会无疑也是“稳外贸”政策之下的具体实践。在防范疫情反弹与境外输入的前提下,借由线上广交会保证一些贸易活动的正常进行,可以最大程度对冲疫情冲击,实现外贸与防疫双赢。

“新冠疫情危机为韩朝合作提供了新的机会,这是目前最紧迫、最切实的合作课题。韩朝是一个生命共同体,韩朝生命共同体将成为迈向(半岛)和平共同体的基础。”文在寅说。

“这次新冠病毒危机让施耐德电气再次感受到以信任为基础的合作关系非常重要。”赵国华表示,疫情下,同时拥有本地赋能和互信合作的地区复苏更快。只有和本地合作伙伴、客户等携手,结合数字化和现场的方式,才能更好地应对危机。

赵国华表示,面对经济下行压力,企业需要降本增效,而数字化则可以帮助他们提高生产和运营效率,提升竞争力。疫情引发了对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反思。对企业而言,可持续发展正在成为必选题。数字化通过精准测量和优化,降低碳排放,从而提高企业可持续发展水平。

不久前,德国足球职业联盟(DFL)公布了下一个版权周期的竞标结果,最终德国天空体育和流媒体直播平台DAZN以44亿欧元拿到了德甲、德乙联赛21/22赛季后4年在德国、奥地利、瑞士、卢森堡、列支敦士登等德语地区的版权。

疫情到来之后,我们习惯于将问题的原因归结于疫情,将问题的解决方法寄望于疫情结束。但职业体育的发展高度依赖稳定的社会和经济秩序,过去半个多世纪体育商业化价值的飙升,首先是基于传媒产业的持续性革命。

另一方面,我们要看到体育产业的发展,也离不开金融、旅游、能源、快消、制造、房地产等行业资金、资源的流入。但全球经济经过了疫情的冲击后,各行业也面临着不同的问题和危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无论是体育版权、体育营销、衍生品销售还是运动员转会,其市场都将面临不同程度的下滑。

可以遇见的是,第二季度的数字,只会更为严峻。

线上广交会对云计算、大数据、工业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提出了更高要求。这也意味着,如果说过去传统广交会最重要的是走量,而步入线上形态之后,更要学会贸易的精耕细作,提升中国外贸的品质。

2018年4月27日,文在寅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板门店韩方一侧“和平之家”举行首次会晤并签署《板门店宣言》,宣布双方将为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和停和机制转换而努力。

赵国华认为,数字化助力业务远程化。面对封城,在人员不足或不能到场的情况下,企业通过远程监控和运维,保持了业务的连续性,实现了“停工不停业”;数字化还能增强业务韧性,为应对需求的波动,依托设备的互联互通、分析服务,提前预测风险,实现有针对性的运维。而最薄弱的环节决定了系统的总韧性,因此全方位的数字化非常必要。

不过,当下的日子虽然苦一点,但就像英超给转播商退款、德甲把版权降价出售一样,以供需关系为前提的职业体育市场,总会找到互利共生的方式。

要知道,英超球队一个赛季的收入构成中,除去转播费用收入外,还有14%(约7.5亿英镑)来自于比赛日收入。而本赛季余下将近四分之一的比赛需要空场进行,意味着比赛日的收入少了近2亿英镑。根据《独立报》之前的统计,仅仅是向俱乐部季票持有者退款的金额,就已经达到1.75亿英镑。

天空体育为英超2019/20赛季制作的宣传图

为纪念《板门店宣言》签署两周年,韩国统一部长官金炼铁和国土交通部长官金贤美当天出席在江原道高城郡猪津驿车站举行的促进东海北部铁路线建设纪念仪式。东海北部线江陵至猪津驿段铁路目前处于断开状态,韩国政府于4月23日将这一铁路项目指定为南北交流合作项目。

因而,与其说这次彻底线上化的广交会是出于疫情倒逼,不如说是多年来广交会数字化建设水到渠成的结果。更重要的是,其代表着未来经济发展的趋势。故而,此次线上广交会不仅是保证了历史悠久的广交会不中断,为“稳外贸”提供筹码,而且将为未来外贸的线上形态提供模板。

在复工复产过程中,除武汉之外,施耐德电气中国的其他工厂和物流中心都在一周之内恢复了生产。1400多家供应商复工复产时间也比市场整体水平提前了三至四周。赵国华表示,“这一好成绩离不开中国政府的支持,也是施耐德电气和本地‘朋友圈’紧密合作的结果。”(完)

但目前无论是期待已久的VR、AR技术,还是寄予厚望的5G时代,在体育传媒方面的应用都未得到显著反响。反倒是在社交新媒体的环境下,职业体育赛事有逐渐被切割成碎片化内容的趋势。短视频、gif图版权等新生代事物,究竟能为职业体育带来多大的价值增长,目前看来,答案并不乐观。

而随着联赛重启,此前停摆三个月的帐,也该好好算算了。

数字化正是解决这些挑战的良方。在赵国华看来,数字化一方面能加强系统的韧性,另一方面又能提高效率和促进可持续发展,大大提升了企业对抗不确定性的能力。

从广播到有线电视,到PC端互联网时代,再到互联网大屏、移动端时代,每一个阶段传媒技术的革命,都帮助职业体育创造了更丰富的曝光场景,由此更有效地渗入球迷和用户的行为习惯中。因此,顶级职业体育赛事的价值能一直水涨船高。

疫情之下,欧洲5大联赛中的4个都已重启。眼下,把2019/20赛季的剩余比赛比完,至少是能给球迷、转播商、赞助商一个交代。

根据传媒营销研究机构CAMPAIGN的测算,从第一季度开始因疫情影响,天空体育在英国本土市场中用户订阅收入损失了1.9%,广告和商业合作收入减少了10.5%,总体收入相比去年第一季度将下降12%。

线上广交会并不复杂,不过是一种交易媒介变化,将传统的推介、洽谈等环节搬到云端。某种程度上,这是一次大型“网购”,只不过主角变成了两端的企业。而“网购”的品质与效率,早已在日常中得到验证。这次线上广交会值得期待。

职业体育的市场中,转播商和传媒机构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在特殊的时期里,利益相关方也在帮助转播商渡过危机。从宏观的角度来看,这是体育产业生态里的一种系统性自我免疫能力。

德甲版权此次出现的价格回落,在五大联赛中也不是首次出现。在疫情出现之前,英超2019-22这个版权周期的本土版权价格,从原来的3年51亿英镑降到了45亿英镑。

比赛门票没了,收入减少,球员、教练的工资还得照付,这时候联盟还告诉你需要给转播商退一笔钱。对于各支英超俱乐部而言,必定是一万个不情愿。

英超联盟的这一系列的退款行动,对于全球各大体育转播机构在面临疫情危机时期的发展,有不小的借鉴意义。目前,天空体育正在与自由媒体集团(一级方程式赛车的母公司)、英格兰和威尔士板球委员会商议退还部分版权费用的事宜。

德甲降价续约,体育版权市场回归理性

相比起上一周期85%的版权销售增长(46亿欧元),这个周期的价格不但没有增加,每个赛季还少了5000多万的收入。但DFL的首席执行官赛弗特(Christian Seifert)对于特殊时期下,德甲、德乙联赛的版权还能在本土卖到这个价格,已经十分满意了。

不过,正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这3.3亿英镑的退款自然是从20家英超俱乐部的分红中抽出来。也因为如此,这个退款计划的制定并不顺利,毕竟各家俱乐部在疫情出现后,同样面临着巨大的财务压力。

不过令人隐忧的是,其中一家转播商DAZN在最近的半年时间里危机频发。高价购得赛事版权之后,商业闭环并没有完全形成,DAZN还能坚持多久?给DFL的版权费用能否如期到账?这些问题,其实都还是未知。

职业体育苦日子来了,但生活要继续下去

换个角度来看这件事,相当于英超给之后两个赛季的版权费,打了个折扣价。

这并非是广交会首次触网:在2003年非典期间,主办方就首次尝试“网上广交会”,此后便一直保持下来,至2011年广交会成立电商公司,传统广交会的“时间线”进一步拉长,形成365天线上广交会。

而如今,持续了近30年的涨势,似乎到了要划上句号的时候。

于是,联盟、俱乐部和转播商三方,只能对解决方案再行协商。首先,每个俱乐部退款的比例按照之前收入分红的规定,依据赛季排名、赛事转播场次等因素决定。这就意味着成绩好、家底厚的豪门球队出大头。如果按目前英超排名来计算,榜首的利物浦需要退还2150万英镑,而副班长诺维奇只要出680万。

这两句话,也许是我们最近时常听到,或频繁对别人使用的安慰剂。但对于高度依赖稳定社会经济秩序而发展的全球职业体育来说,危机才刚刚显现。而危机的根源,也不仅仅是疫情。

疫情之后,赛事版权价格下滑恐怕将成为常态。得出这样的判断,则是基于体育版权生意的内在逻辑。

首先,体育转播平台花钱拿下版权后的盈利逻辑,一是要靠转播内容来从用户端赚取订阅费、会员费;二是要依靠赛事的影响力、自身媒体平台的覆盖率、用户数,来吸引广告和赞助。然而,目前绝大多数媒体平台都无法在高价拿到版权后做到收支平衡。因此,体育版权市场对理性的回归将成为未来的主旋律。

未来两到三年,体育产业、尤其是职业体育产业的发展,必然是困难的。加之奥运、欧洲杯延期这样史无前例事件的出现,类似全球体育进入至暗时刻、体育产业面临崩溃的论断,也开始频繁出现在舆论中。

电子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