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合作媒体:虎嗅APP(ID:huxiu_com),作者:张雪。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近日,百度年底前赴港二次上市的消息再次散播开来,但这并不是百度系近期第一次传出上市消息。

其中,五源资本是快手的天使投资方。2011年,一封邮件开启了快手与五源资本的故事。在收到邮件后,五源资本合伙人袁野将GIF快手推荐给了同事——五源资本合伙人张斐,这款小工具很快引起了张斐的兴趣。于是,张斐帮程一笑成立了公司,并出资200万元人民币,占GIF快手20%的股份,这是快手的第一笔融资。

毕竟,这样的大型科技公司回归,A股的资金压力还是比较大的,正如坊间之前所传“阿里过境,寸草不生”,这足以说明这些互联网巨头强大的吸金能力了。

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是,今年是百度成立20周年,而阿里选择二次赴港上市也是在公司成立20周年的时间节点上。

这家超级独角兽靠什么营收?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快手平均DAU为3.02亿,App和小程序平均MAU为7.76亿,日均用户时长85分钟,内容创作者占平均月活跃用户比例约26%。这其中,快手成为全球以虚拟礼物打赏流水及直播平均月付费用户计最大的直播平台,上半年直播业务收入达173亿元。随着直播业务的渗透,快手在电商领域上的发力开始显现,上半年快手电商GMV已超千亿元,达1096亿元。

另据平安证券称,从一级市场角度,基于港股的机制,中概股的回归为中小投资者提供了更多打新机会。从二级市场的角度,大型优质公司的回归有助于改善港股行业结构,提升恒生指数的有效性及收益成长空间。

与此同时,国内对百度的业务情况和商业模式也是熟悉的,如此一至少能够获得比较客观的估值。

但分析师之间的共识是,百度目前是增持股票,没有分析师将股票评级为卖出。具体地,在39个参与者中有11个将其评为“持有”,其中25个建议将其评为“买入”,没有人将股票评级为减持。

另外,在港交所改革,阿里在港股二次上市及“瑞幸咖啡”事件的背景下,在今年年初,中概股回归港交所二次上市就已成为了热潮。

IPO前,宿华、程一笑、银鑫、杨远熙等管理层合计持股达25.093%,腾讯持股25.567%,五源资本持股16.65%。

投资界获悉,11月5日晚间,快手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了IPO招股书。这家超级独角兽露出真实面目——招股书显示,2020年上半年快手平均DAU为3.02亿,日均用户时长85分钟,实现营收253亿元人民币,其中直播业务贡献了173亿元。

人称“天通苑张小龙”的程一笑,与宿华一见如故,彻夜畅聊后,一拍即合决定搭伙一起干。随后,宿华与程一笑组建了新公司,由宿华担任CEO,主要负责战略、技术以及对外事务,而程一笑负责客户端。

2013年,彼时已经累积90万用户的GIF快手打算发力视频社交,但4位年轻创业者在人力、融资、产品等问题上陷入了困境。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扭转局面的程序员出现了——他就是宿华。来自湖南湘西,毕业于清华大学,先后供职于谷歌和百度,此前他在搜索引擎方向上的创业项目,于2011年被阿里收购,一举实现财务自由。

同一时期、同一地点、同一赛道,快手与抖音双双曝光IPO计划,引发广泛关注。实际上时至今日,说起快手,外界不可避免会提及抖音,两款产品在成长之间,有着太多的交集。

在今年5月,回答如何看待美国收紧中国在美上市公司监督审查的行为时,李彦宏更是坦言:“我们确实很关注美国从政府层面在不断收紧对中概股公司的这种管制,我们内部也在不断研讨有哪些可以做的事情,这些事情当然包括比如在香港等地的二次上市”。

这主要是由于在搜索领域,腾讯系并购搜狗、字节系依托头条搜索抢占百度市场份额;短视频方面,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先发制人,对百度产生巨大冲击,在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下,公司广告业务已连续5个季度出现负增长。

就在上个月底,百度将小度拆出,彼时也出现了要独立上市的传闻,同样,在更早的七八月份,百度网盘也曾传出独立拆分上市的消息。

航天宏图表示,公司自成立以来深耕卫星应用服务业务,已成长为国内遥感应用领域龙头企业和北斗卫星系统领先开发商,以自主研发的遥感图像处理软件PIE和北斗导航大数据应用软件PIE-MAP等核心软件平台为基础,面向政府、军队、企业等不同类别、不同层级、不同区域的客户,提供软件产品销售、系统设计开发和数据分析应用服务。

同一晚,字节跳动也传来拟打包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在香港上市的消息,并正在与投资人商谈总额为20亿美元、估值1800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至此,一直暗中较量的快手抖音,又要在IPO大门前相遇了。

一间百平米的两居室,是快手的起点。

此外,我们还发现,航天宏图在营业收入保持快速增长的同时,公司的营业成本也在大幅度提升,营业成本增速远高于营业收入。报告期内,航天宏图实现营业收入2.08亿元,同比增长70.58%,与之相对应的,公司营业成本为9104万元,同比增长89.70%。

众所周知,百度一向保守,如今突然变得激进,无外乎是出于百度对现有市值和业务不太满意,有点着急了。

起初,快手发展并不顺利,宿华一度想过将快手卖给“一下科技”的韩坤。但此时一下科技已经有了秒拍,并与微博深度合作,因此拒绝了合并提议。第二年,宿华再一次主导二者的合并谈判,最终不了了之。自此,快手开始坚定独立发展的路线,尽管在2019年多次传出大股东腾讯收购的传闻,宿华都没有同意。

而为什么会选择当下这个时间点,知情人士告诉虎嗅,目前中美贸易紧张局势持续升温,同时,美国大选在即,新一任美国总统对中概股的动作并不容易摸清,中国企业对任何出乎意料的结果都要提前做好准备。

其实宿华不止一次地强调,抖音与快手,是一场无法被比较的战争。“这两款产品本质上根本不同,只是在前往各自终点的路上碰到了一起。”如今,他们又在IPO节点上相遇了。

正是如此,百度短期内在A股上市,并不是一件容易和划算的事,说是一波三折也丝毫不为过。

所以,我们很容易发现,百度目前还处于价值低洼地带。

面对如此重视研发的航天宏图来说,在公司营收保持快速增长、净利润同比扭亏为盈的前提下,公司的研发投入虽然有所增加,但与营收占比而言,却出现了下滑趋势。报告期内,公司的研发投入金额为5566万元,同比增长40.61%,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26.74%,较去年同期的32.44%,同比减少了5.7%。

公开资料显示,百度今年第二季度总营收为 260 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 1.1%,其中“百度核心”,即搜索服务与交易服务的组合,第二季度总营收为189 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 3%。

而这次的表态,也是李彦宏首次正式对外释放出要赴港二次上市的信号。

9年前,26岁的“东北老铁”程一笑在北京立水桥奥北小区的一套两居室里,创立了GIF快手。两年后,湖南湘西小伙宿华加入担任CEO,快手步入正轨。如今,当年那个简单的GIF软件,已然长成中国短视频巨无霸之一。

2011年,来自东北铁岭的程一笑从人人网辞职,在北京立水桥奥北小区的一套两居室里,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之路。这一年,他26岁。一开始,程一笑的想法是要做GIF图版的美图秀秀,让每一个用户的动态都能公平地被看到。基于这样的理念,一款动图生成工具——GIF快手正式诞生,这正是快手的前身。

另一方面,国内对百度虽然了解,但也不少人存在质疑。

屡屡传出拆分、上市这样的消息,之于百度多年的发展历史来看,并不是正常的。

如此,相比于阿里去年12月的速战速决,网易、京东的果断跟随,如今反倒是一早就准备,却还在慢慢吞吞的百度变得有些被动了。

在经营模式方面,航天宏图自成立就坚信 “研发驱动经营、技术是竞争之本”的发展理念,致力于卫星应用软件国产化,建立了集产品定义、技术攻关、原型研制、迭代开发、联调测试、推广运营于一体的全流程产品研发体系。

但是,上A股则面对着更为严苛的条件和更长时间的等待,业内人士表示,现在在A股排队等着上市的企业高达数百家,而对于百度这样体量大,业务多的企业来讲,给它通行证就意味着占据了好几个公司的位置。

又一IPO盛宴:超10家VC/PE,最早一笔投资回报超8000倍

目前,虎嗅已经从知情人士处获悉,百度确定会回归港股,再次上市。

其实,关注百度的人都知道百度选择回归港股并不是一件突然的事情。

快手一旦上市,陪跑9年的五源资本有望斩获超高回报。按照上述股权稀释的比例计算,五源资本这笔投资仍然可以获得超过25亿美元的收益,投资回报率超过8000倍,堪称经典。

根据2020年6月网易、京东回港第二上市的效果来看,其市值均有不同程度的增长,产生了较强的示范效应。而这样的经验用在百度身上或许同样适用。

众所周知,每一个选择迅速回国上市的企业,都有一个同样的经历,即市值被严重低估,比如分众、360。

并在今年6月达到了小高潮,比如6月11日,网易在港交所上市;6月18日,京东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招股书显示,2020年上半年快手实现营业收入253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大幅增长48%。其中,快手2017、2018年、2019年的收入分别为83亿、203亿、391亿元人民币。

回顾快手的崛起,离不开一众VC/PE的鼎力相助。一路走来,快手共经历了至少9轮融资,背后站着五源资本(晨兴资本)、红杉中国、DCM、顺为资本、DST、腾讯投资、CMC资本、博裕资本、云锋基金、淡马锡等知名投资机构,阵容豪华。

转眼间,百度距离2005年8月5日在纳斯达克上市已有15年,不得不承认,这15年中百度的确错过了,也许也还正在错过着许多。

数字显示,百度在整个相关行业的股票表现不佳。在过去六个月中,该公司的股票上涨了+ 27.84%,今年的增长率为-4.68%,而该行业的增长率为10.6%。

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快手自创立以来几乎保持一年一轮融资的节奏,共经历了9轮融资,背后站着五源资本、红杉中国、DCM、顺为资本、DST、腾讯投资、CMC资本、博裕资本、云锋基金、淡马锡等知名投资机构。

2019年,是快手发展征途里最关键的一年。为应对抖音的狙击,快手打响K3战役,商业化进程全面加速。至此,快手在电商、支付、教育、游戏等业务领域排兵布阵,一个庞大的商业版图浮出水面。

翌年,张斐开始说服宿华加入快手,为了让宿华安心,张斐设计了一个让他无法拒绝的方案:五源资本和程一笑团队各自稀释一半的股份,拿出50%的股份做期权池,再把期权池中的大部分股份给宿华和其团队。双方一拍即合。

虽然在小度生态,自动驾驶,AI等领域,百度有所布局,并小有成果,但依然不足以扛起营收的大旗,甚至部分新业务还处于持续亏损的状态。

其实,从当下市场情况和政策导向来看,像百度这样的明星科技公司选择回归,最佳的上市地点应该是在A股。因为在这个市场中,百度的影响力和认可度还是可预期的。

快手IPO,离不开背后一众VC/PE的倾囊相助。

从另一方面来讲,港交所是一个国际金融交易中心,信息更为透明,制度灵活多变,资金来源更为充足和多元,而且可以缩短上市所需要的时间周期,比较符合百度当下的需求。

而不管从每股收益和PE值,还是从与谷歌的差距来看,百度市值被低估已经不是短期现象了。

快手VS抖音,同一夜爆出IPO计划,又一大波员工财富自由

这是一场备受期待的IPO盛宴。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根据快手前雇员持股计划,4551名快手公司员工认购5.24亿B类股份,人均持股11.5万,此外还有4546名非快手在职员工认购3.21亿相关股份。以此估算,快手员工持股比例约在9.7%。

百度估值会怎样改变?

罕见的一幕出现了:港交所将同时迎来中国短视频双雄——快手、抖音。

一方面,与美国市场项目,百度在中国市场的处境大有不同,首先百度是国内知名的互联网巨头之一,其次在A股中像样的科技股标的非常少,所以优质科技公司回来肯定会受到一些追捧。

为了让产品研发迭代,需要人力的程一笑说服了前同事杨远熙和大学舍友银鑫一同创业。程一笑主要负责iOS端,杨远熙负责安卓端,银鑫则负责服务器,还另外招了一名员工做设计。就这样,快手最初的4人团队很快搭建完成。

尤其最近这几年,伴随着互联网新贵的崛起,百度已经成为了BAT三家中存在感最低,市值也最低的公司了。

五源资本之外,红杉中国也是陪跑快手最久的机构之一。2013年4月,红杉中国首次投资快手,并在随后的几年里连续跟投数轮,至今仍站在其身后,成为快手最重要的投资方之一。

对于这一消息,有人一听便出言称“这是回国内资本市场圈钱来了”,而也有人坦言,“回归港股,对于百度现有市值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不过,大多数人还是认为此次百度赴港二次上市,将改变近年来市值低迷的情况。

就在昨晚快手正式向港交所递交IPO招股书的前几个小时,一则震撼消息传来——字节跳动正在商谈总额为20亿美元、估值1800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与此同时,字节跳动也在寻求推动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三大成熟业务在香港上市。

此前有报道称,快手的上市估值将达500亿美元,按快手IPO前融资每股约在5.7-6.8美元计算,快手员工人均获利近1000万元人民币。又一个互联网造富神话即将诞生。相比那些遥不可及的资本大佬们,同样为“打工人”身份的这一批员工,无疑成为最让人艳羡的一波人。

当下对于百度而言,若想打赢翻身战,或许只有回归港股获得资金支持,并更好地支持技术赛道的投入这一条捷径可走。

两位80后程序员搭档,创业9年差点放弃,如今半年营收250亿

与此同时,四轮加注的腾讯或成大赢家。2017年3月,腾讯领投快手3.5亿美元D轮融资,并在随后的两年里三次加持。2019年12月,快手以286亿美元的估值完成F轮融资,融资额近30亿美元。

从根本上讲,也不完全是黑天鹅之后,随大流成为了中概股回归热潮中的跟随者,反之,在“回家”这件事上,百度一直是国内互联网公司中最积极的。

早在2018年,李彦宏在接受采访时就曾表示,“当年去美国上市,是因为政策不允许,百度的VIE结构从中国法律看来是一个外资公司,因此遇到障碍,但任何时候政策允许百度回来的话,我们肯定是希望能够尽早的回来在国内的股市来上。”

紧接着,百度便秘密展开了一系列动作,据腾讯新闻《一线》报道,在6月底百度开始招聘港股上市IR负责人,但直至8月,该职位都未寻得合适人选。与此同时,在7月下旬,包括李彦宏在内的高管还分批见了些投行,正式启动回港二次上市计划。

因为在美国市场中,百度只是作为一个普通的中概股存在,他们大部分人并不清楚百度的业务。

创立9年,快手终于走到了IPO大门前,两位创始人的个人财富也随之水涨船高。2020年3月9日,年仅38岁的宿华以200亿元人民币财富名列《2020胡润全球少壮派白手起家富豪榜》第20位,程一笑则以150亿元名列第26位。

电子技术